韦德国际,韦德国际娱乐,韦德官网

第六百五十章 攻心

    韦德国际,韦德国际娱乐,韦德官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顾怀彦以惊鸿斩斩杀幽冥宫五百弟子,独独放过了归离,因为他要让此人为娄胜豪带一句话回去。

    当归离手捧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跪在无极殿门口复命时,娄胜豪只是不痛不痒的说道:“既然你已经活着回来了,咱们那位武林盟主怕是早就出完殡了吧!”

    迟疑了片刻,归理才点了下头:“帝尊英明!阮志南、云秋梦以及蒋连君三人隶属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咧嘴一笑,娄胜豪很是满意的鼓起了手掌:“这件事你做的很好,既然能保住人头我自然不会亏待你,下去领赏吧!”

    欲言又止了一番,归离才将那颗心脏高举过了头顶。

    “帝尊,属下刻意从五百弟子中挑选一人挖出心脏带到了幽冥宫,请帝尊出来看上一眼……这里面是这五百名弟子对您的忠心。按照您的命令,他们宁死也没有伤害顾怀彦半分。”

    几乎没有片刻的迟疑,娄胜豪连眼皮都不抬一下,冷冷的说道:“拿去扔了吧,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归离先是一愣,很快便垂下了眸子:“是,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他才转过身,娄胜豪的声音兀自响起,里面夹杂着极其严重的不满:“你是我的堂主,忠心耿耿就够了,没事儿少摆弄这些煽情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反驳意见,归离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咪一样点着头走开了,临走前将顾怀彦让他带的那句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卿非我类,必遭诛杀!”

    娄胜豪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桓着这八个字,脸上超乎寻常的冷静。

    从桌案前拿过一早就写好的那封信,冷笑了两声后,娄胜豪便一步步朝着关押四月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他和孙书言一样,都在和阿姣玩文字游戏。每个人都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亲手杀害对方,却各自想出了借力打力的方式。

    孙书言自以为是的准备了毒蛇,娄胜豪直接将他全部的罪行都吐露给了四月。所用言语甚为犀利,字字直抵人心最柔软的那部分。

    他要将四月变成最好的利器,帮他杀掉最该死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二人一直聊了两个时辰那么久,娄胜豪笑着将一包粉末塞到了她的手中:“你可以任由他继续害人,也可以永远阻止害人事件的发生。”

    四月的胸口起伏很大,心中明明有了思量,却还是坚持问了一句:“阮少侠和云盟主之死真的与孙书言有关吗?”

    假模假式的托腮思考了片刻,娄胜豪才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了!连我这么坏的人都因为敬重云秋梦的为人而屡屡放她生路,你家书言居然就那样将她害死了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风平浪静的武林,很快就要因为你家书言的心狠手辣而再次掀起狂澜,长桓的百姓们又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……

    啧啧啧,你们家书言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啊!我是管不了他了,毕竟他连我这个主子都想杀,我逃避他还来不及呢!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——我死不要紧,毕竟我不是好人!可如果继续放任你家书言这么下去,不知道下一个遇害的会是谁?”

    话音落,四月一脸慌张的捂住了耳朵,一双瞳孔被无限放大,说话的口吻也接近哀求:“我求求你不要说了!”

    四月越是紧张害怕,娄胜豪更是要在她心上多戳几个刀子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到底是谁呢?是尤俊武呢还是五月呢?是钟离凡杰还是他夫人呢?是钟离佑呢还是蹒跚学步的钟离凤翼呢?或者是更多无辜的老百姓,他们都将因为你家书言而变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……”

    经娄胜豪这般细致的推敲,四月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孔尚文死时的景象,甚至还想象出了钟离山庄被灭庄的幻象。

    想着满院子的尸体和献血,四月大声尖叫着从卧房跑开了,却迎面撞上了满脸泪痕的蒋连戟。

    如此强有力的撞击下,身体羸弱的四月瞬间便倒了下去。眼神中暴露着凶光的蒋连戟揪着她的脖领将她拽了起来,甩手便是两个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孙书言害死了我二哥,害死了我阮世兄!”

    恍惚中的四月甚至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,她怔怔的望着打过她的这个姑娘,眼泪不由自主的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毫无理智可言的蒋连戟还在不依不饶的罗列着孙书言条条“罪状”。

    “他明明知道打通生死玄关只有死路一条,却还是瞒着我二哥这么做了。他使用无耻手段派人在阮世兄的饭菜里下了毒,害的他功力衰退不敌对手。

    孙书言这个王八蛋,他根本就不算个人!他将活人当做食物喂给那些蟒蛇,我眼睁睁的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变成了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这个王八蛋把我最亲最近的两个人全部害死了,他把两个与他毫无仇怨的人害死了……我也要杀了你让他尝尝这种滋味!”

    “武器”还没有“染血”,娄胜豪当然不能坐视不理。他只轻轻一挥手臂,周围两名弟子便擒住了张牙舞爪的蒋连戟。

    笑里藏刀式的掏了掏耳朵,他很是不耐烦的朝着二人使了个眼色:“女人的嚎叫实在是污耳,还不赶紧将她扔出幽冥宫!”

    蒋连戟的咒骂声渐行渐远,娄胜豪试探性的朝着四月伸出了手:“说不准你们家书言是为了成就一番霸业呢!死点儿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还是将这包粉末还给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四月迅速将手背到了身后,双眸中透漏着别样的坚定之色:“还是留下吧!以后再也不会有无辜的人因为孙书言而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行啊!”娄胜豪故意装出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来:“这包粉末是当初毒害顾少侠时剩下的,万一不小心被人像害阮少侠那样拌在了饭菜里,可是会死人的!”

    提及顾怀彦,四月的心头再次一紧,苦笑了一声道:“我曾经无比天真的以为那次在茶里投毒就是结束,原来……那才只是开始。”

    喊着对不起,四月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向幽冥宫的大门走去,一路上似哭似笑的让人捉摸不透。只有娄胜豪知道,他这招“攻心计”使得很成功,他的“武器”即将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这世上有很多不期而遇的巧合,被驱逐出幽冥宫的蒋连戟与四月再次于集市上重逢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出奇的冷静。

    平素里热热闹闹的集市在今天显的格外寂静,商贩们无一外出卖货。大大小小的店铺皆在这一天选择了停业,门口毫无例外悬挂着白灯笼。

    哭声随处可以听见。

    这是长桓百姓们用来祭奠他们云盟主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“孙书言作恶多端,他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毫不留情的撂下这句话,蒋连戟捂着嘴巴快速跑开了,她不要在仇人的爱人面前流泪。

    目送蒋连戟离去,四月随意敲开一间店铺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馒头房,只有孤儿寡母两人,年轻的妈妈带着不足三岁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母子俩身着素服,母亲的头上还别着一只洁白无瑕的绢花,小儿子手上却捏着一只残缺的拨浪鼓。

    母子二人相拥而泣,场面甚是悲壮。

    沉默了良久,四月才敢上前给出劝慰之言:“这位姐姐,请节哀顺变。云盟主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你们为她这般伤心难过,她一定希望你们都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就像催泪弹一样,惹的母子二人伤心更甚。

    懂事的小儿子不顾自己脸上的泪痕,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为母亲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娘亲不哭,盟主姐姐答应过我今天会带着新的拨浪鼓来看我,她和阮哥哥从来没有骗过我,他们一定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奶声奶气的稚语里被希望填满,年轻母亲一把将孩子抱进怀中:“盟主姐姐和阮哥哥已经死了,他们再也不会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,小儿子哭的更厉害了,狠狠的将拨浪鼓丢到了地上:“不嘛!我要盟主姐姐和阮哥哥来看我,我要他们和我一起玩耍。”

    受不住这份悲痛的四月扭头便走,踉踉跄跄中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孙书言究竟犯了什么错,他杀死的不仅仅是两个人那么简单,他更扼杀了无数百姓心中的美好明天。

    费劲千辛万苦将好不容易找来的拨浪鼓交到小儿子手中时,四月笑着捏了捏孩子的脸颊:“小弟弟不要哭了,长大以后要像盟主姐姐和阮哥哥那样行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懵懵懂懂的小儿子尚不理解“行善”二字为何意,却很乖巧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安抚完孩子,四月俯身蹲在母亲面前握住了她的手:“好好照顾孩子……我不会让小可爱生活在阴诡狡恶的天空下,云盟主和阮少侠不会白死的。”

    年轻妈妈早已泣不成声:“云盟主和阮少侠都是大好人啊……若不是他们怜惜我们孤儿寡母生活不易,我们母子俩早就饿死街头了……为什么好人都这么不长命?”

    夜晚降临的时候,哭哭啼啼的蒋连戟久跪在新坟旁用十分愧疚的语气哽咽着:“阮世兄、梦儿姐姐……连戟前来向你们赔罪了。

    当初你们有机会杀了我二哥为阮伯伯报仇的,是我为了一己私欲不顾一切的阻拦你们。导致如今你们双双因我二哥而丧命。

    都是我的错……是我害了你们,我明知道我二哥心生歹意……助纣为虐。却没有劝导他回归正途。”

    缓缓将小野花放到墓碑前,蒋连戟目不转睛的盯着墓碑上的两个字看了许久:“梦儿姐姐,我知道错了……我不应该被嫉妒蒙蔽了心智,我不应该害你。”

    是啊,人都死了她总算知道错了。可惜,一切都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如果她当时能够理智一些,说不准还有机会将她二哥劝回正途,或许也能保全阮志南与云秋梦的性命。

    往昔种种如皮影戏似的由脑海中一一闪过,蒋连戟紧咬着嘴唇嗫喏起来:“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无法弥补我对你们的亏欠,我就是道歉一万遍你们也听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恭恭敬敬的对着墓碑磕了四个响头,她才踉跄的站起身来,抬头望着空中点点繁星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、大哥、二哥、阮世兄、梦儿姐姐……你们是不是都在天上等着连戟?连戟这就来陪你们了……愿下一世咱们都能做个善良的好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了墓碑上:“请你们原谅我的私心,就让我跟在你们身后吧!哪怕只是为了赎罪也好。”

    语毕,蒋连戟“砰”的一声一头撞向墓碑。刹那间,墓碑便沾上了鲜艳的红色。

    蒋连戟也瘫倒在地上慢慢的停止了呼吸,只有一具毫无生气的躯壳还安静的躺在墓碑前,再也不会离去。

    生无可恋的她是在用自己的命来赎罪。

    奈何天还未亮,成群的乌鸦便排队至此。无情且放肆的啃食着她的尸体,连她最后想要跟随的愿望都没能实现。

    这一世的尽头,阮志南和云秋梦身边只有彼此。

    弘义堂中的孙书言几乎快要崩溃了,他整整找了四月一个晚上都没有发现她的踪迹,大大小小的婢女打也打了、骂也骂了,就是没人知道四月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明明四月在出走之前与娄胜豪有过谈话,却无一人敢如实禀报。

    孙书言整理完一切准备出门去见幽冥魔帝之时,门却自己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倍觉诧异之时,四月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:“我亲自熬了两碗燕窝,你吃点吧!”

    孙书言点点头坐到了凳子上看着四月问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?是不是太想我了?”

    四月慢慢走进孙书言将食盒放到桌上一脸平静地说道:“我怕我来晚了,你就吃不到我为你熬得燕窝了。”

    孙书言笑着打开了食盒:“怎么会呢?就算今天吃不到,明天还可以吃啊!”

    四月顺势坐到了他旁边的凳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他:“如果……如果我们再也没有……明天和以后了呢……”